繁体版 简体版
补天码农 > 玄幻魔法 > 仙道圣尊 > 第421章 无与伦比的一次……

挽尊一听,精神又来了,顺着喊声看去;此女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妾——白美女的仙味,不是这些女俘可以比的;也没问问来自何方?”

“管她的,反正来自十几个部落;我们的领地,也增加了十几倍,一百公里的山头,都有弟子们把守!”姊姊只是随便介绍一下。

“他们守得住吗?”

“怎么会守不住呢?要教呀!比如敌人来了怎么办?如何商量对策,每个山头都有一个管事的?”

“多大的官呀?”

“约一千人;领头的取了一个新名字,叫团领。他手下有两个得力的助手,这样就可以独挡一面了!”

“良人——快过来呀!啰里啰唆的,不知啰嗦什么?”

不经意间;挽尊和姊姊来到白美女身边蹲下看;水中有一种东西,一条一条的,抓半天,才抓在手里;金色的茸毛,像一对鱼翅膀,浑身会动;尾巴开叉……

挽尊盯着白美女手中的怪鱼问:“这是哪来的?”

“不知道!反正地图模型里有水后,就有了这东西;弟子们还能抓上来吃活的。”

“他们胆子也太大了?不知有没有毒就吃,万一有毒呢?”

“别说得这么吓人!你看密密麻麻的;弟子们一天要用自己做的网,打捞几次,还有这么多,一点也没看出少来。”

“看来这些弟子都是半仙,还离不开食物,有这玩意真好!如果能把地图模型变大一倍,弟子们不是永远不愁吃的了。”

“好主意!”姊姊一个人喊:“变大一倍!”

好像一点也没动,姊姊试探:“你也来帮帮忙呀!这玩意搬回来,不是有你的功劳吗?”

“你记错了!我不知这玩意从哪来的?”

“天山南面的山中空间;你不是也在场吗?”

“我一直在良人的右耳朵里,不曾见过这东西?”

姊姊很困惑;明明记得就是她用仙法和我一起抬起来,缩小戴在我的头上;怎么会不承认呢?没人助力,就无法变大。

挽尊看一看无语,真的来了很多弟子;远远喊:“师父、师姑姑、姨师母;你们都在这里;我们要捞金鱼了!”

“你们叫什么?”

“金鱼呀!身体金晃晃的,不叫金鱼叫什么?”

挽尊不感兴趣,问:“那一大堆尸体呢?”

“都挖坑埋了,很臭!别到那地方去!埋进土里依然有很大的尸臭味;还有野狼,在上面刨坑,真的能拖出腐尸来吃。”

“土太浅了,以后要挖深坑,不要让豺狼虎豹钻空子!”挽尊想一想,问:“吃掉的腐尸都是些什么人?”

“看不清,全部腐烂,还有蛆在上面,真恶心!”

挽尊闻声想吐,这还是在女俘营帐染上的!”

“天呀!打了整整一网呀!也太多了!”弟子们有拿木桶的;也有拿棕丝自编网的;笑眯眯装进木桶里;舀水倒进去,密密麻麻的金鱼,软绵绵地动起来。

好几个弟子的脑瓜对着木桶看;姊姊还在想地图模型的事;究竟是谁帮自己戴在头上的?

“良人——我们回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从空中传下来。

在场的人顿时被吸引,抬头望:花龙女飞在最前面,身后有洪漪丽和纯艳艳,没看见其他人。

弟子们蹦蹦跳跳喊:“师母、姨师母们回来了。”

声音刚出去不久;花龙女、洪漪丽、纯艳艳降落到挽尊身边,问:“在干什么呢?”

姊姊出面回答:“弟子们说,这是金鱼,可以吃,用桶来装。”

挽尊不愿多看一眼,回首盯着红漪丽问:“请的天师呢?”

她正在思考如何回答;花龙女却说:“找到了一个老头,胡子很长,要用手捏成一大把,打上一个结,才不致于拖在地上。”

“在哪呢?”

洪漪丽介绍:“天师有两个;第一,就是花龙女姐姐说的这位;他经常夜观天象——紫微宫出现什么奇怪的事都要找他;此人精通天文地理,在宫中德高望众;穿一身蓝色的道袍,属于道家人物;约一百二十岁,非常精神!第二,是他的弟子,名气很大,嘴上经常留着干枯的三羊胡须,现年九十九岁;本想请师徒一块来;结果,遭到谢绝!”

“为什么?是贝币的问题吗?”

“人家吃皇家饭,奉禄丰厚,不会看上你的贝币;关键天帝不许他们离开紫微宫。”

“为啥呢?”

“如果天师不在身边;天帝要用人,却找不到,就麻烦了。”

“说半天,就是没请来,狡辩什么?”

纯艳艳把话题岔开:“另外想办法吧!我们已尽力了。”

姊姊盯着这个巨大的地图模型问:“我一时想不起来了;是谁和我一起用仙法抬起来的?”

“是我呀!你忘了?在山中的空间里,到处找良人;我俩在哪儿发现了它,两人一起用仙法连根抬起来,缩小到你的手中,还是我亲自戴在你的头上的。”

经这么一提醒,姊姊真的想起来了:当时洪漪丽,第一次没成功,最后还是两人同时用仙法才获得的。

“好了!既然是洪漪丽和你一起搬回来的,又由你俩把它变大吧!”挽尊在一边指挥。

姊姊一个人试过,没有必要再试;洪漪丽让所有的人飞出地图模型,远远飘在空中喊:“变大一倍。”

好像动了一点点,里面的水摇摇晃晃,这下姊姊终于明白了,是因为水在里面太重,必须两人联手;当着大家的面对击掌,四只手伸直,加上吃奶的劲,一起出力,喊:“变大!”

蓝红的光,从四只手出去,在整个地图模型上转几圈……“哗”一声,变大一倍,直径达一百米,水减少一半,山间位置不够,离地高十米。

“这个地图模型也太大了,以后如何缩小,戴在姊姊的头上?”花龙女死劲叫,好像就她一人明白似的。

前来观看的弟子很多,纷纷飞上地图模型,站在边缘走来走去。

师姑姑发表了重要的讲话:“弟子们;没到场的,下去互相通知一下。这个地图模型就永远放在这里了;我们要扩大地盘,以最快的速度拓展,不要等敌人来入侵;而我们也要对各个部落采取相应的制裁;转告郝尚魁,到我的营帐来召开紧急会议……”

“又要打仗了!”花龙女叫出声来:“我要领兵打仗,把敌人全部歼灭!”

“别闹了!你打什么仗?一个女人,在营区好好呆着,别添乱好不好?”

花龙女当众扒在挽尊左耳边悄悄言:“今夜轮到我了!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幸福!”

白美女拉下脸来,质问:“说什么呢?”

“本来就到我了!还怕你们听吗?营帐里人多口杂;我和良人要找地方,难道不对吗?”

“好了!”姊姊厉声喊:“现在不是谈这事的时候;大家一起思考攻打那个部落最容易得手?”

围观的弟子全部飞上地图模型,盯着上面的山议论纷纷;有个弟子指着前面说:“那就是北荒,咱们站的这个位置属于南荒;左面为西荒,右面乃东荒;根据图案可获得东北荒,东南荒,西南荒,西北荒;长海在中央,东海靠东,北海靠南,南海靠近西海,位于西南荒和西荒之间;左边有无妄海;右边为昆仑虚;咱们在的山叫俊疾山;向南北荒延伸,一路都有山名,上面已标有;长海后面的那座山,是黄帝占领区;如果我们一路前攻;山山水水都有大大小小的部落。咱们人力物力不足;我认为,先把周边的小部落吃掉;当队伍壮大后,再考虑远攻……”

也有一个弟子不这么认为:“我们现在人数虽然不多;但有师姑姑在;一边打,队伍一边壮大;攻打周边小部落没有油水!要攻打大部落,战利品才多!”

“迂腐!打仗要量体裁衣:自己有多大的能力,办多大事!我赞成仝攻筹的说法!”

挽尊瞪着双眼哼哼:“说话就说话!不许骂人!你们的大将军呢?听听他有什么说法?”

弟子们张着大嘴死劲喊:“大将军——师父在地图模型上找你……”

声音出去了,一路有人帮忙喊;愈传愈远;很快就听见郝尚魁的回应:“我马上就过来!”

所有的弟子们都盯着喊;师姑姑一句话也不说……

“呼”一声,郝尚魁飞到,降落在挽尊身边问:“怎么了?”

师姑姑盯着郝尚魁介绍:“咱们要尽快拓展地盘,必须主动进攻,将那些能吃掉的小部落先歼灭;你有什么高招?”

弟子们都用一双渴望的眸光紧紧盯着大将军,获得一句话:“一切都听师姑姑的!大家都不要自作聪明;师姑姑以前不在,谁不是高谈阔论?仿佛按他的说法就能获胜,结果一败涂地!我们要听师姑姑的话,服从师姑姑指挥;一切按师姑姑意见办?方能打胜仗!”

“说得多好呀!”挽尊伸出大拇指比一比:“师父从北极回来,才短短这么点时间,就打下了一百公里的山区,太不可思意了!师姑姑乃大才呀!谁不听她的,我就处罚谁?”

有很多弟子露出奇怪的目光问:“师父!你不是上天去了?怎么会去北极呢?那是什么地方?我们听都没听说过?”

“说来笑死人了!你们的姨师母洪漪丽要让我穿上蓝天长裙;可是,她穿的裙子,我根本就穿不进去。”

“师父;穿女人的裙子干什么呀?”

“没有蓝天广袖长裙,无法飞进紫微宫;姨师母紧紧拽着我的手往上飞,风太大了,根本抓不住,就这样飘呀飘,一股强风把我重重打在水里,冷透了,都不知那是北极!还看见了鬃熊,北极熊,还有很多叫不上名的鸟;那儿的冰块漂在水面上足有两米厚,从海里上来的獠牙怪物,最大的有几吨重,却不会吃人;为师的没那么勇敢,心里害怕极了!”

“师父;您怎么回来的?”

挽尊拍拍右耳说:“是神剑带我回来的。”

花龙女蹦起来喊:“良人——我要去北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