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补天码农 > 玄幻魔法 > 仙道圣尊 > 第422章 有两个这样的故事 需要研究

“你就不要瞎参和了!那儿一个人没有;动物身上都有厚厚的毛;不怕冻,你就去!”

“好了!”姊姊说:“天师没找回来;如何处理鬼魂问题?反正那营帐我不敢住!”

郝尚魁张着大嘴喊:“谁能找到法师,奖励女俘一夜!”

“我,我,我!”弟子们几乎都举起手来。

师姑姑看出问题:“重奖之下,必有勇夫!”那么,有些浑水摸鱼的家伙,难免坐享其成。严格地说:“找道师,法师不是闹着玩的,找来的人必须能办事,才可得到奖赏!能找的就找,不能找的就别参与了!”用手随便指着一位弟子,喊:“说说你的情况吧?”

“我家住在北荒;那里的人都信鬼神;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个道师;既能演讲,又能捉鬼。村民们得知纷纷来请!当然,出力供吃,还要收两个贝币;没有钱的请不起,白跑一趟;而有钱的人家占大多数,先给贝币再请回家;村民们都住在石洞里;这还是祖辈传下来洞屋;里面长期有鬼;洞里的东西自己会飞;比如吃饭碗,飞进茅坑里;石桌自己能移动……每家的情况不一。这位道师姓旺,名财!身穿道袍,前后画着八卦图;主要颜色为黑白;上有阴阳鱼;卦画全身都是,一眼可认出是位高师。求人办事的绝不会说旺财装蒜!只要能请到石洞屋来就算不错!”

有个弟子听不顺耳,问:“到底是不是江湖骗子呀?”

“听我说:拿人家钱财,必须替人消灾!出门前;背着一个皮囊,挎着一个皮包,跟着人家来到石洞村,对着天空呐喊:‘阴鬼!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村民的脑瓜懵了;不是说白天没鬼吗?旺财对天喊什么呢?有些村民悄悄议论:‘还不是想蒙骗钱财;否则,到处卖弄什么?’请他的人,没一个敢吱声,就怕从中作梗;花了钱,办不好事!旺财时而低头,时而仰首;身上的八卦长袍拖地,故意弄得“啪啪”响;吸引众多人的注意……“

师姑姑问:“到底能不能抓鬼呀?”

“听我说嘛;旺财进了第一家,从挎包里掏出一个小铜铃,摇得‘噹噹’响;嘴里哼哼着什么?在洞里‘噹噹’一圈,喊:‘打半碗水拿过来。’主人家找了一个小石碗,按他的要求装了半碗水,让旺财拿着,边摇‘噹噹’边空抓一阵,全部装入水里;铃铛结束;用手撩碗里的水,挥洒一阵,从黑暗的旮旯里闪出像戴面具一样的东西,嘴里‘呜哇,呜哇,’乱叫;‘妖道,拿命来!’石洞村的村民都来的,把整个石洞挤得满满的,虽然白天,但石洞里没有阳光,非常阴暗!众位都能看见,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旺财倒抽一口气,身体哆哆嗦嗦有点害怕:‘这鬼玩意,脸黑乎乎的,上半部分像鼠,下半边有人鼻人嘴;身体矮矮的,手粗腿短,浑身都是黑毛,不到一米高,飘在旮旯上,见人太多,闪一下,钻进道师的身体里附着;洞村民们惊呆了!’”

挽尊忍不住问:“这小鬼是公的还是母的?”

“没听见声音,看样子像母的。旺财被鬼附身后,就像得到财宝似的,‘哈哈’笑,乱蹦乱跳,到处喊:‘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不许进家来!’洞村民们吓一跳,退出一阵后,又挤进来;像波浪一阵又一阵。旺财好像疯了,手里拿着石碗,‘叭’一声,甩在洞内,弹一阵,顺地翻滚,撞来撞去,才停下了……旺财像猫一样叫,像狗一样爬,摇头晃脑,盯着洞民喊:‘给我钱财吧!我会捉鬼!’洞村民们吓呆了,一步步后退,生怕被他咬一口;事情越闹越大;有不少的人围观;这时,来了一位穿普通服装的男人,约六十多岁,满脸皱纹,身高一米六,看不出有什么超人能力,扒开人群,硬挤进去;当着所有人的目光……”

“旺财像狗一样趴在地下,用嘴疯狂的咬过好几次,把洞村民们吓得一退再退;刚进来的这个人,从兜里掏出几张长条符章,按在他的头上,旺财就傻了,翻翻着白眼,倒在地下,就不会动了……”

郝尚魁情不自禁问:“死了没有?”

弟子摆摆手继续说:“拿符章的人,突然张开大嘴,对着旺财猛力一吸;他身上附着的小鬼,飞进他的嘴里,活生生吃掉;也不感觉难受,挤开吓傻的人群,出洞口,闪一闪,就不见了。”

花龙女问:“后来呢?”

“旺财醒过来;慌慌张张从挎包里掏出一个木制小狗,往空中一扔;奇迹发生了;木制小狗会‘汪汪’叫;一边在石洞里转来转去,一边不停的犬吠。旺财从地下爬起来;面向大家说:‘鬼都被桃木狗吃掉了!’把狗收会来,装进皮包里。打开皮囊盖,狠狠喝一口,说:‘到谁家了?’洞村民们一句话不说;还有一些往地下吐口水,有更多洞村民伸手要回贝币。旺财当然不给;人家很气愤;趁他不注意,猛一脚踹翻在地;一大堆人,围着猛踩,直到旺财不会动,还口口声声骂:‘骗子!地地道道的骗子!’”

有人问:“后来呢?”

“洞村民一哄而散;皮包也被人家掏空了,由七八个人抬着,像扔死狗似的,从洞屋扔到路上,歪歪翻在那儿,就没人管了……”

师姑姑要问了:“你说的这件事?一点用也没有?我们要请的的道师、法师;既然是骗子,就没必要说了。”

“别忘了,那个六十多岁,身高一米六的老头;他才是我们真正要请的人?”

“可是,到哪去找呢?”

“师姑姑仙法;人人有目共睹,只要往空中发送信息,一会就能找到!”

“好了!还有谁?说说自己情况?”

大多数弟子都不敢举手,唯独一个弟子半天,才把手缓缓举起来。

师姑姑用手指着他,喊:“说给大家听听?”

“首先要自我介绍一下,因为有很多人不知道我是谁?”

“你说!”

“我姓钟,名爱;叫钟爱。今年二十四岁,尚未娶妻;身高一米七,体重一百二十斤,喜欢女人,更喜欢吹牛;不过,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大家要仔细听!”

“好了!谁叫你讲故事了?找道师,法师。”

“我要说的就是找法师;我家住在北荒山洞里,不知离猫才家有多远;反正是一个荒的人。”

“别啰嗦了!半天没说到正题;会不会请法师呀?”挽尊听烦了,难免要说两句。

“会请的;当年我们洞村有个小洞庙,就一个男人住;身穿土布长衫,剃一个光头,约三十岁,高一米八;国字脸型;脚穿僧鞋。以前这小洞庙无人住,说里面有鬼;天一黑,没人敢去敬香;还能听见鬼叫;靠近居住的人,搬得远远的;自从来了这个姓猫的和尚,里面的鬼就没了;小庙是个洞,里面有个泥人,那就是所谓的神;每天磕头烧香的人不少;名气越来越大;有些洞村妇,不会生孩子;说是有鬼附身,试着请回洞屋抓鬼?没想到抓过后一年,孩子就生下来了。此人被人家称为法师,自封号为:‘囊空。’就是没有钱的意思。”

洪漪丽皱着眉头问:“没有钱,怎么生活?”

“靠洞村民送;别小看,送什么的都有;连贝币也有人扔进积德木箱里。这样一来,表面没钱;其实,样样都有,日子过得挺自在。洞村出大事了,山上来了一条妖龙,每年要吃一男一女,无论大人小孩,只要有吃的就行;否则,从洞里出来,挨家挨户搜寻,见一个吃一个。洞村里又没能人,目光自然而然落到法师的脸上;所有的洞村民跪在洞庙前乞求:‘法师,求你拯救一下灾民吧!这样吃下去,洞村所有的人都要被吃掉;最后,连法师你,也难逃一劫!’”

纯艳艳问:“囊空法师究竟敢不敢去救呀?”

“听我慢慢地说;这个法师,在众人面前走来走去,终于说出一句:‘这是要命的差事?如果我死了,你们要天天为我磕头烧香!’其中一个干瘪的洞村民,是个老头,约七旬,主动出面说话:‘放心吧!我是他们的代表,这些都是受灾良民;我会天天磕头敬香。’说着手中拿着一柱香,冒着青烟,插在自己面前,直接叩头……囊空被逼无耐,大声喊:‘好了!这种事,除了我,还会有人干吗?’回答的就是不停的磕头。囊空不敢耽误,弹腿飞起来……洞村民们都怕他溜了,一路跟着追,居然也有会飞的洞村民,先后到达龙噬山。此山位于前后山的中部;森林茂密;白天有各种鸟的怪叫声,人烟稀少,一片荒凉;杂草灌木到处都是;还有杂七杂八的岩石堆成一个大洞;高十米,宽二十米。囊空站在洞口显得很小,对着里面喊:‘吃人的龙,快出来受死!’洞村民离洞口三十米,远远望;手无寸铁,如何斩龙呢?盯着喊:‘法师;你带的法器是什么?’回答:‘嘴,一张嘴就足够了!’洞村民们怀疑法师大脑有问题;可是,在庙洞里没发现情况……‘嘴能斩龙吗?真是个神经病!’反正很远;法师也听不见;继续喊:‘妖龙,你死定了!’”

白美女问:“到底怎么样?嘴能不能斩龙呀?”

“奇怪的事发生了!当最后一声喊出去,从洞里飘出一个美女;包头插簪,小脸扑红,还有几分青春气息;身穿花红色长裙,脚藏在里面,看不见穿的鞋;笑盈盈喊:‘髦士;叫唤什么呢?这里没有妖龙,只有小女子,盼夫多年,终于把你盼来了!’囊空脸色有些严肃,也不好得罪女人,问:‘此洞不是有条妖龙,每年要吃一男一女吗?你既然住在里面,不会不知道吧?’

‘别听人家瞎说!里面有妖龙,首先不把小女子吃了吗?’

囊空闻语显得有些尴尬,回头看看洞村民,喊:‘哎——你们也看见了,这里住着一个女人;如果有妖龙,不把她吃了吗?’

老头远远喊:‘法师——别听她的鬼话,这么荒凉的地方,一个女人能呆下去吗?你有没有法眼?可以观之!’

‘暂时还没有!法眼要高层进修,才能修到。’

美女说:‘修什么呀?越修离女人越远,就在洞里跟我修,不是更方便吗?’

‘你一个山村野女,也会修法眼吗?’

‘会,不出一年,定能修出一个小宝宝来!’

远远传来老头的声音:‘她是妖女,赶快把她杀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出家人连蚂蚁都不踩,怎么可以杀女人呢?你的脑瓜是不是进水了?’

美女对老头远远哼哼:‘就你的心毒!有本事过来杀呀?我招惹你了?多管闲事;良人,要为我作主!’

‘我是法师,有法号;叫囊空!以后不许喊良人!’

‘他怎么办?想陷害我;你得想想办法呀?’

囊空回头,远远盯着老头喊:‘你看清没有?她是地地道道的美女,家中有没有男儿,娶回去算了?’

‘不要听她的鬼话,这么个洞,不可能会有女人!你是法师,一定要想办法识别!’

‘囊空;娶我吧!娶回去,怎么识别都可以;这个死老头,要赶快让他闭嘴!这么大的岁数,嘴还那么臭!”

囊空现在走,无法向洞村民们交代,远远喊:‘快过来呀!我们要进洞去找妖龙!’

老头带领洞村民们迟疑很长时间,一步也没迈;囊空等不及了,喊:‘带路!’

美女摇晃着身体,嗲声嗲气撒娇:‘娶我、娶我!好不好?’

‘你知道什么叫法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