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补天码农 > 玄幻魔法 > 仙道圣尊 > 第423章 预想不到的……

‘知道这些干什么?我需要男人;你是我最喜欢的,一定要嫁给你!’

‘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所谓法师;就是和尚;应该有很多弟子;还没进来;我既是法师又是和尚;终身不娶亲;只是看一眼!’

美女的娇颜不见了,小脚轻轻一蹬,飞往洞的深处;囊空紧紧跟着,憋不住了,问:‘妖龙呢?’

‘没有妖龙!你看见妖龙了吗?这么大的洞,它能藏在什么地方呢?’”

花龙女皱着眉头问:“洞里有没有龙呀?”

钟爱要卖关子,说:“现在还不能告诉大家;呆会就明白了。”

“这个法师,到底能不能斩龙呀?”白美女双眼紧紧盯着。

“答案还在后面,你们要仔细听!”钟爱继续说:“美女飞得很快,转个弯,里面又黑有阴,直接钻进小洞里,回头喊:‘进来呀?’

‘这里面有什么?进去干啥?我不进!’

‘不进也不勉强!洞里有鬼,只有这里才安全;否则,你会被鬼活活掐死!’

囊空到处瞅;可是,凡眼看不见隐形物;洞内一团黑,能看见外面透进来的几许光,所见之物;模模糊糊;心里有点害怕,说:‘我要出去了!你在那儿好好呆着吧!’

‘大傻瓜!你真是个大傻瓜呀!在小洞里干什么,都不知道吗?’

囊空感觉阴森森的,跑几步,洞外传来‘啊——’一声惨叫。囊空毛骨悚然,木讷讷问:‘谁?谁呀?快滚出来!老头是你吗?’

‘鬼,鬼呀!’从洞外传来要命的喊声。

囊空一步也没迈,就地盘坐在沙中的大卵石上,双目微闭,嘴里‘啰啰啰’念起来,手中拿着珠子,一颗一颗往内数,不知数了多久,听见老头的声音传来:‘法师,还坐在哪儿干什么?鬼已驱除!’

囊空听而不闻,又‘啰啰啰’很长时间;待心里完全不害怕了,才站起来,迈着方步,走出洞外。里面美女好像也没出来;就这样带着郁闷回到庙洞。

不一会,庙洞门口又集聚了大量的洞村民,整整齐齐跪在地下,不停的叩头:嘴里喊:‘大法师,求求你!妖龙未斩,依然要吃一男一女;求求你开开恩吧!把妖龙斩了!’就这样‘哼哼’几小时……

法师实在听不下去,从洞庙探出头来,问:‘哪还有妖龙?你们不是都看见了吗?明明就一个女人在里面,如果谁家有儿子,把她娶回来,不就完了吗?又不要你花一个贝币;怎么会这么傻呢?’

‘法师,我怀疑那女人就是妖龙;这里有一把斩龙剑,你拿着,把妖女斩了!从此就没有祸害了!’

‘我是法师,只做法事,从不杀生,要斩你们自己去斩!如果让我再去做一场法事,依然可以考虑……’

‘做法事没用!妖龙并非鬼,几场法事也无法赶走妖龙!依然要吃人!’

‘你们当中不是有舞抢弄剑的人吗?为何不让他去斩龙呢?我一个法师,明知不可杀生,还要让我去做?另请高明吧!’

‘法师——你不能这样!洞村民还指望你行行好!’

‘你们让我去杀生,还说这是行行好?弄错没有?违规的事,我不能做!你们想跪,就跪吧!我也没办法!’囊空态度表明,钻进洞庙再也不露头。一天一夜过去了,又迎来烈日落山……终于有几个洞村民饿得顶不住了,头一晕,倒下去;接下来,又饥又渴,一个又一个倒下,终于有个洞民拿着宝剑喊:‘别求他了,让我去斩吧!’

老头还有一口气,撑一撑半跪着,给这位年轻人叩头说:‘你一定要杀了妖龙,为洞村逝去冤民报仇!’

年轻男人;血气方刚;披头散发,身穿长衫,两米高,手粗腿壮,拿着宝剑,弹飞起来……

“呼”一声,空中闪出一条龙,头上有一根红通通的独角,绿茵茵的龙头极为美丽!锋利的龙爪,比鹰爪尖锐;身上黑亮的鳞片能闪出亮光;弯弯曲曲的龙身活灵活现,在空中张开大嘴,吐出一股红光,将年轻人罩住……

这家伙奋力抵抗,还是被龙吸到嘴边两米处停下来,说:‘放下屠刀,饶你不死!否则,你死了不说,连跪拜的洞村民一起吃掉!’

年轻人铁了心,非屠龙不可!居然敢在龙光罩住区内,张牙舞爪挥剑;龙猛力一吹,将年轻人吹飞,接着用龙尾横扫……年轻人脑瓜晕乎乎的,尚未回过神来,‘啪’一声,打飞……连剑也不知弹到什么地方去了?龙在空中飞速很快,来到年轻人摔落的地方,轻轻一吸,飞进嘴里吃掉;还不甘心,飞回来,到洞庙,还剩下几个没逃跑的,连昏过去的洞民一起吃掉;变成一位美丽的少女,钻进洞庙……

姊姊要问了:“不知你说的是什么?让你请道师、法师,却给我们讲了这么个无用的故事;白白浪费了大家的时间!”

“师姑姑,您没听出来吗?法师能驱鬼;囊空在洞里盘坐闭目驱鬼成功,并不是要请他来斩龙呀!”

花龙女瞪着双眼哼哼:“大胆!谁敢斩我?把他家九族全部吃掉,就没人来报仇了!”

“好了!这是一个故事,人家钟爱又没喊人来斩你!也值得大惊小怪!”姊姊难免要说两句,稳住花龙女的心。

挽尊正在思考;道师指的是那些道长,属于道家人;而法师则是洞庙里的和尚;身边有女人,请道师不安全;还是请法师吧!

白美女却有自己的想法:“请法师没有道师的力量大,应该请道师,既能驱鬼,又能屠龙!”

“你再敢瞎啰啰?看我吃不吃掉你!”花龙女听不得屠龙的话,盯着白美女哼哼。

“龙又不是你一个人,良人也是大龙!人家怎么就没你这么敏感呢?就算请道师来,未必能屠龙!”

“姊姊尽帮白美女说话!”纯艳艳瞪着双眼哼哼:“难道忘了吗?在天山地下空间里,她想杀死我们,并下了毒手!”

“啊?”挽尊颇为震惊,盯着白美女问:“这是真的吗?”

“别听她胡说八道;良人难道没看出来吗?她从来对我不友好,分明是在诬陷人!谁也不是傻子?会相信这种鬼话!”

姊姊选择不说话,马上就要用人,说谁都不好,把话题一转,问:“想好没有?到底请谁?”

“请法师!”花龙女盯着姊姊的脸……

白美女偏要争一争:“请道师;就道师是最好的!”

“这样吧!我发送请道师和法师的波纹;如果,谁先到,就请谁?”

挽尊想来想去,请一个不把稳,万一不能驱鬼呢?不得还要去请吗?下令:“两个一起请!”

姊姊的双眼明亮,闪出一道道波纹,弯来弯去,像一行篆文:“总指挥开疆拓土,亟须一位道师和一位法师;有意者,看见秋波速来应聘!本指挥在此等候一天,逾期不候!”

洪漪丽叫出声来:“姊姊的波纹万一没人能看懂,岂不是又要落空了?”

“如果真看不懂,请来也无用!连字都不识,能有多高的法?驱鬼魂肯定打折扣?”

此语几乎没人反对,弟子们还投来吹捧的目光。

挽尊声明:“咱们请来的人,一定要有办事能力?”

所有的人都盯着太阳,只剩下一竹竿高了,还没人来,只能在地图模型上等待,万一老天下雨,连躲的地方都没有?

空中各种各样的鸟类,从别处飞到这里的森林里来,嘈杂的鸟声令人心烦……

“报!”一个弟子从空中降落在师姑姑面前喊:“发现敌情,离我们一百多里,估计天亮前能到达这里。”

军事会议也不用开了,师姑姑令:“带我去看看?”

挽尊有意见:“这种事,让大将军派人去看,不就完了吗?”

“不行,我怕时间耽误了!”

“行行行!想去就去吧!不就是几个毛贼吗?”

姊姊一句话没说,双腿一蹬飞走;前面有弟子带路……

洪漪丽很好奇;也想看看姊姊如何打胜仗?紧紧跟着;纯艳艳亦然……

花龙女大声喊:“姊姊——我来了!嘻嘻,挺好玩!”一蹬腿直接往前追;立即传来良人的喊声:“别闹了!这是打仗,又不是去游山玩水!快回来……”

喊声显得苍白无力;花龙女早飞不见了;郝尚魁跟师父挥挥手说:“我也要去看看!”

白美女替良人说话:“你们都走吧!还有谁要去!还不赶快!”

地图模型上的弟子果然全部飞走,只剩下挽尊、白美女和闻声而来弟子。有些留下来,也有些紧紧追随而去……

夜空,到处都是鬼叫声,除了云彩挡视线,几乎多远都能看见。一会追到姊姊,身后总觉得有鬼紧紧跟着,毛骨悚然;十分瘆人!还有弟子大声喊:“鬼呀鬼!师姑姑,快看呀!到处都是鬼魂……”

作为总指挥,首先要稳住自己的心态,令:“别喊了!这些鬼是来助我们打胜仗的!”转眼间,几十里飞过去,老远发现空中有飞兵,全副武装;手拿刀抢剑戟,背着箭囊弯弓;还有两人扛土炮的,很有秩序,从这边飞来……

师姑姑回首看一眼,身后弟子约七八十人,个个赤手空拳;若迎面对闯,肯定要吃亏,大声喊:“全部隐形,高飞一千米,别让敌人看见。”

弟子们都很困惑:“师姑姑是啥意思呀?”

花龙女扒在姊姊耳边叫唤:“我要领兵打仗!”

“没看见吗?咱们才几个人,敌人近万人,想把我们全部歼灭;你要听我的指挥,好吗?”

“好!反正我要打仗,把敌人全部吃掉!”

“你有这么大的肚子吗?若能吃下去,肯定受不了,万一撑爆了,不就没了吗?”

“你别管,我有办法!”

说话间,敌人来了,从一千米的下面飞过,他们的武器,目前已是最好的……

师姑姑带领大家反方向飞,观察远方有没有援兵;很快降落到了敌人尾部,对着花龙女的耳朵,悄悄说了好一会;弟子们用一双好奇怪的眼睛盯着;郝尚魁实在憋不住了,悄悄问:“师姑姑;怎么回事?”

“你盯着看,不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