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补天码农 > 玄幻魔法 > 仙道圣尊 > 第424章 关键还在悄悄延续

离敌人尾部三十米,也没人喊冲;花龙“唰”一下,将身体拉到八千米;一阵“啪啪啪”的龙尾,猛力扫过去;敌人尚未反应过来,就被打飞一半!

“龙呀龙……“尖叫声出来了,有些声音才喊出来,就被打飞了;还剩下一些惊慌失措的敌人,来不及拿武器,也被花龙全部吃掉,一会,从嘴里吐武器来,斜线坠落下去……

“我们胜利了!我们彻底胜利了!”弟子们蹦蹦跳跳欢呼:“花龙太厉害了!有这样的龙,还愁打不了胜仗吗?”

姊姊带领弟子们往回飞,一会就到了;花龙也变成了花龙女……

挽尊奇怪地抬头盯着款款降落的弟子们,问:“敌人离我们还有多远?”

郝尚魁激动不已,万分感慨说:“师父;太厉害了!姨师母一人,变成一条长达八千米的龙,才几下,打得敌人七零八落,又张开大嘴,吃了很多,不到二十分钟,近一万人马,全部歼灭了!”

“太容易了?为我们开疆拓土奠定了基础!”挽尊却没有一点感受。

“师父;师姑姑太睿智了;在她的精心安排下,取得了这次伟大的胜利!”

“我的功劳最大;良人要奖励我!下次才会更加努力!”花龙女悄悄对着挽尊耳朵,说:“我俩找地方!”

挽尊看一眼:弟子们在不好说话,下令:“都回去休息吧!想想今天胜利的原因是什么?”

弟子们舍不得离开师姑姑,磨磨蹭蹭不想动;连大将军也深有感触;师姑姑就是靠山。然而,师父下令,又不得不听,顺便说一下:“你们不想走,我可要走了。”

正在这时,传来一阵阵波纹,被师姑姑收到:在脑瓜里过一下,获悉答案:“你需要的是道师,还是法师?”

师姑姑的眼睛亮一下,发送波纹有一行篆文,内容是:“选最好的送过来,我们在模型边等待!”

挽尊紧紧锁着眉头问:“深更半夜,怎么会有信息?是不是假冒的?”

“假不假冒,一露面就知道了。”

“给你发信息的人是谁?为什么深夜发信息?”

“真的很奇怪!离我发信息有很长时间了,到现在怎么才问?”

“赶快再给他发一个信息,到底怎么回事?”

花龙女喊出声来:“骗子,又是一个大骗子!千万别让我看见;否则,一口吃掉!”

姊姊考虑很长时间,不发心里不踏实——将整个身体闪一闪,把自己变成波纹发出去,沿着轨迹来到一个空旷的地方,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收,进入大脑,获得内容:“你是什么人?”

“属于那种专业为别人介绍的部门;为满足各种客人的需求;我们样样都有;想要男人,也可以提供!”

“我要男人干什么?现在就提供一个最好的人选,让我带走。”

“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先付费,再出人;没钱就不要来打扰!”

师姑姑变的波纹郁闷极了!从他的脑瓜里出来,仔细一看;是个长着人脑瓜的家伙,浑身上下都是黑乎乎的狗毛;高六十厘米;没看见身边有法师和道师;这样的人能提供什么服务?姊姊变的波纹飞走,很快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完全明白了,将发生的情况说给大家听……

有的弟子认为:“绝对是骗子!”有的弟子不这么想:“人家不是说做生意吗?肯定有他的来路。”郝尚魁直接下定论:“这是一种靠介绍维持生活的人;不想请就算了,还是让弟子们去找吧!”

“嘎嘎嘎”空中的鬼叫声又出现了,放眼望去,好像一团团黑雾,里面有乱七八糟的手脚,时不时还能看见黑乎乎的脑瓜,样子挺吓人!弟子们害怕,一个紧紧抱着一个,缩成一团……

挽尊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到了钟爱的脸上问:“你能找到那个法师吗?”

“事隔多年,不知囊空还在不在洞庙里,那儿的洞村民,都是在一个大山石上面,开凿出一个或几个小石洞屋居住;否则,也不会叫洞村民;那里的人全靠守猎维持生活;还不知囊空要不要钱,咱们多少一二要准备一些贝币;俗话说,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人家才能为我们办事?”

一提到钱,挽尊的头就晕。这么多年,自己不吃不喝,妻妾们也一样,穿的全靠自己变;哪来的贝币呀?”

姊姊在地图模型上走来走去,最后盯着郝尚魁问:“咱们打了这么多胜仗,战利品中,难道就没有贝币吗?”

“当然有!战利品当中还有五百多名女俘虏,每天都要吃穿用,还有其它开消,这些都要用贝币去买;否则,如何长期维持?”

“能不能拿出一点来请法师?要么,天天闹鬼;不但会吓死人,还会扰乱弟子们的心思;如何打胜仗呢?”

大将军对身边的一个弟子下命令:“无论想什么办法,也要抠出二十个贝币来?”

姊姊算一算,立即说:“太少,人家给你做一场法事,只要这么点钱吗?最低五十枚!”

既然这样,狡辩半天也得拿,弟子犹豫不决飞走……

挽尊左思右想,总觉得不对,下令:“以后的战利品,全部写个清单交上来;每天用了多少?用在什么地方,要记得清清楚楚,交给师姑姑过目,由大将军保管,不许弄丢了,如有遗失,要及时补上,还要注明是怎么丢的,也要拿来给师姑姑过目,才保存。”

“这条意见提得很好!郝尚魁一定要做好这项工作,我要亲自检查!”姊姊又补充一句。

弟子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包裹,打开看,才有五枚贝币;当然有话要说:“师姑姑;各项开消太大,库存只有这么一点了!”

挽尊皱着眉头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问过发放贝币的弟子,说情况太复杂了,这么多事,用在什么地方?又没有一个账;反正要用,就必须拿,都记不清了。”

“五个贝币能干啥?你们以后怎么维持下去?”

“说好了,让他们自己想办法?”

“他们是谁?”

“管理女俘虏的人和弟子们生活费的人?”

“都给我通通找来?”

姊姊摆摆手喊:“慢!”这事不能怪弟子们,只能怪我们没有规章制度,回头大军下去要安排起草一些关于这方面的规定,全部拿上来让我审查;合格后,整理出来,在每个营帐里贴上,让弟子们看到,还要大力宣传,让人人耳闻目睹;以前的事,不在追究!”

挽尊想不通,悄悄问:“这是何意?”

“责不罚众,何况还没有规定,更不能处罚!要么,以后不好开展工作!”

弟子紧紧锁着眉头问:“师姑姑;就算让他们自己想办法,也无法想呀?这么多女俘虏一天要吃多少食物,这些从哪来?”

“从山上来;大将军没事的时候,要发动弟子上山采野菜,只要能吃的;比如树木花果,河里、小溪里的鱼吓,这些都是食物。我们要打仗,扩大队伍,多收获一些战利品,不是就够了吗?打了这么多胜仗,不是还有些粮草吗?都拿出来,给弟子们和女俘虏们吃。”

“听上去挺美好!实际库存没多少?这么多人要吃穿用,这些都要从库存里拿出来;弟子们没有油水,才想到来这里打鱼!”

姊姊考虑很长时间说:“这五个贝币你拿回去吧!不是说请法师不要钱吗?法号就叫囊空;出家人,以化缘为本,要钱干什么?钟爱带我走一趟好吗?”

“师姑姑,夜深人静的,怎么好去打扰人家?”

“飞到天就亮了;如果天不亮,不会在洞庙门前等待吗?反正在这里等,绝对不行!”

挽尊也发话了:“去吧!有师姑姑在,肯定能请回来!要不要大将军当护卫?”

“我要跟姊姊一块去。”洪漪丽喊出关键的一句。

师姑姑想一想说:“好吧!多有几个人也好!大将军就别去了,要好好看住咱们的地盘,得来很不容易;敌人来了,不要紧张,多想对策,最好是以少胜多!攻打部落等我回来再说!”

“嘎嘎嘎”的叫声,仿佛空中到处都是;还伴有“呜呜呜”的哭声。

纯艳艳用仙眼盯着看一会,推出双掌,宛如手掌打一样,见黑雾阴森森一阵惨叫后,面前的就不见了。

到了出发时间;左看右看,不是这边鬼叫,就是那面鬼哭;不走又不行!师姑姑硬着头,弹身飞向阴森森的夜空;除了一个男弟子带路外,还有洪漪丽和纯艳艳,这两个女人走到什么地方,比一对情人还依恋;姊姊看习惯了,也就不觉得……

方向是北荒,在八卦中属水,此地草木旺盛,到处阴森森的;加上洪荒岁月,人口稀少,整个北荒不过几百万人,大片土地荒芜,没人耕种;能长树的地方,自然而然变成了原始森林;部落百分之百住山洞,一年四季靠打猎为生;有条件的地方,也可以打鱼为主……

转眼就到了,果然天没亮;这是一个单独的山岩石,用凿子凿出来的一个个小洞,高于地面五十厘米;师姑姑一看心里就明白;这是不让水流入洞内设置的;洞口恰好能钻进一个人去;听钟爱说,里面本来只是有一尊泥巴捏人;由于洞村民经常敬香,就变成了洞庙;里面可以容纳四人;别处来的和尚,在这里安了家,自己给自己取了一个法号,叫囊空;也就是说,身上什么也没有……

这里的洞村民的也不多,都是住在一大片山石凿出的小洞屋里,洞口只能钻进一个人,有些洞村民,一家有十来口人,凿的洞屋很大,里面的石房都有五六间……像这样的石洞房,有五六片区,形成一个村,所以叫洞村。

这地方,师姑姑用仙眼看过了,全是盐碱地;草木很少,一片片土地荒芜,感到十分苍凉;洞村村民要到很远的地方守猎,获得猎物,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显得十分艰难……

天闪几下,就大亮了,山中没有一个人,倒是鸟叫声声,引人注目;到处乱窜;有几只鸟在空中裹着坠落,不知什么意思?还有一些怪兽,在远处哀鸣……

弟子等不及了,对着洞口喊:“法师!你在你面吗?”

没有回应,一连喊了十几遍,依然如此。弟子难免要探头进去看;里面一个人也没有;那个泥人也歪倒一边,面前的香留下残根,全部发霉,里面还有淤泥:“难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