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补天码农 > 历史军事 > 开局绑架太平,我守捉三十年 > 第225章 合作

尉迟修俨也道:“就是,还以为你只顾着捧这些蛮夷的臭脚,把我们给忘了呢。”

“尉迟修严,你说谁是蛮夷?”论弓多立刻不高兴了,拍案怒道,“我们吐蕃的文化不见得就比大唐差!”

魏膺哂然道:“那你买书做甚?”

“我……”论弓多闻言顿时语塞。

他买大唐书籍一是为了学习大唐的先进文化,二就是为了了解大唐,以今后的以武力征服大唐提供参考。

但是这样的话不能明说。

不然真会被同窗们打死。

“行了,今天只说生意,不说政治。”

裴绍卿有些不高兴的瞪了魏膺一眼。

心说尉迟修俨和魏膺这两个铁憨憨,真是情商为负值,你心里就再怎么瞧不起吐蕃、回鹘、于阗等蛮族,可也不能明着说出来,你这不是添乱么?

闷哼了一声,裴绍卿又道:“除了马球俱乐部之外,你们回家后别忘了跟你们阿爷还有阿公说招商的事。”

“放心吧绍卿,忘不了。”

尉迟修俨和魏膺等人纷纷拍起胸脯。

“那行,接下来你们玩,我先走了。”

裴绍卿说完站起身告辞,他现在真没时间。

还得赶着去刘仁轨府上,跟刘家商量合作的事宜。

经历过上次的合作之后,刘仁轨仿佛是突然之间开窃了,大有把他们老刘家捆绑在守捉司的战车上的架势。

对此,裴绍卿当然是欢迎之至。

不过,刘濬和刘冕父子俩对裴绍卿却是怨念满满。

所以看到裴绍卿之后,父子两个都是没什么好脸。

“哼!”

“哼!”

父子俩接连哼了两声,然后一个往左,一个往右,鼻孔朝天走了。

裴绍卿不由哑然失笑,心说刘仁轨当官是成功的,但是当家长却真是失败透顶,不仅没教好孙子,儿子都没教好。

在旁领路的刘福一脸的尴尬。

“司丞千万不要戒意。”刘福讪讪的道。

“没事,我不会在意。”裴绍卿哈哈一笑又道,“大郎君和小郎君都是性情中人,我这人其实最喜欢跟性情中人打交道了。”

刘福心说,那是,性情中人好蒙骗呗。

带到刘仁轨书房,刘福便躬身退出去,估计是烹茶去了。

刘仁轨搁下毛笔,起身说道:“裴司丞好气魄,老夫佩服。”

“刘阁老过奖了。”裴绍卿道,“不过,不知道刘阁老说的是哪方面?”

“南市。”刘仁轨道,“昨日老夫特地去南市四坊转了一下,看完之后只能够用一个成语来形容,那便是叹为观止。”

“刘阁老是说南市啊。”

裴绍卿害了一声说道:“牛刀小试而已。”

刘仁轨点了点头,道:“虽然南市刚建,甚至还没有开张,但是南市的繁荣以及超过东西两市却是已经可以预见。”

裴绍卿道:“这是小事。”

“这的确是小事。”刘仁轨道,“我现在开始相信,你当初在紫宸殿上所说的,要解除长安宵禁并在所有主干大街两侧开商铺的建议乃是良策。”

裴绍卿闻言便两眼微微的一眯,心说真不愧是首辅。

刘仁轨的眼光还是毒辣,居然看出了振兴商业的好处。

这对于一个打小接受“重农抑商”儒家正统教育的读书人来说实属难能可贵,根本就没几个读书人能认识到工商业的重要性。

当下裴绍卿又道:“那刘阁老的意思是?”

刘仁轨不答反问道:“我听说你在招商?”

“是。”面对刘仁轨,裴绍卿也不隐瞒,直截了当的道,“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我这人向来胆小,独食是不敢吃的。”

“裴司丞年纪青青就深谙进退之道,老夫实在佩服。”

刘仁轨笑了笑,又道:“却不知道,老夫能不能入一股?”

“能啊,太能了。”裴绍卿不假思索道,“刘阁老想入股,我们欢迎之至。”

“那行。”刘仁轨道,“你之前说的两百九十二万五千贯,全部拿来入股,至于具体入哪个行业,你看着办就是。”

“喏。”裴绍卿叉手应喏。

心下却是一凛,老家伙够狠。

一出手就是小三百万贯,太狠了!

……

从崇仁妨出来,裴绍卿又匆匆进宫。

这次进宫,一是为了接回太平公主,二是为了跟武则天汇报工作。

拖了这么长时间,也是时候向武则天做一次系统性的工作汇报了,主要是关于南市以及他在翠微宫中的动作。

包括火药、火炮、棉花之类的动作。

这些动作能瞒得了别人,却绝对瞒不过武则天。

武则天之所以一直没问,是在等着他主动汇报。

赶到蓬莱殿之时,武则天正跟太平公主用晚膳。

让裴绍卿感到意外的是,在一旁伺候的居然是薛十七娘。

不过此时的薛十七娘已经之前的薛十七娘判若两人,身上的趾高气扬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低眉顺眼。

不过裴绍卿知道,一个人的本性是很难改变的。

所以薛十七娘肯定是在隐忍,等着报复的机会。

看来有机会还是得想个办法除掉这个女人才是。

“你这样看着十七娘做什么?”武则天皱眉道,“她已经洗心革面了,不会再阻碍你裴司丞的大业了。”

裴绍卿心头一凛。

武则天这话的味不对啊。

甚至连太平公主都听出来了。

当下裴绍卿便涎着个脸笑道:“太后说笑了,我一个驸马能有什么大业?不过就是鞍前马后为太后效劳而已。”

“是吗?”武则天沉声问道。

“当然。”裴绍卿坦然说道。

武则天轻轻颔首,又道:“那你说说,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喏。”裴绍卿恭应了一声,又说道,“最近的这段时间,臣主要在忙三件事情,一是营建南市,二就是造纸坊的事情,三就是翠微宫的几样小玩意。”

武则天目光深深的问道:“翠微宫的小玩意?什么小玩意?”

裴绍卿心说好险,武则天果然已经听到风声,要是再隐瞒就麻烦大了。

当下裴绍卿说道:“其实就是几样武器而已,搞好了没准能改变战争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