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补天码农 > 都市言情 > 蚀骨宠婚:早安,老婆大人顾南舒陆景琛 > 第1540章 跟我去医院

不!不会的!

是她异想天开了!

他二婚在即,犯不着开这么大的玩笑。

就算他愿意,那慕想容算什么?他请来的临时演员吗?

怎么可能?

顾南舒用力摇摇头,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一点点从脑海里擦去。

……

傍晚的时候,谢景行接走了林嫣,大约是约好了医生晚上一起吃饭。

林嫣临走的时候,顾南舒徘徊在门口,始终还是没有上前。

林嫣也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陆景琛回来的时候,外头刚好在下暴雨。

他一把扯开湿透的领带,没顾得上换衣服,径直就朝着二楼走去。

彼时,顾南舒正伏在洗手池边干呕。

新药的副作用远比想象中大,她从一开始的恶心到呕吐到剧吐再到吐得一干二净只能干呕,总共也不过四五个小时的时候。

缓过劲儿的时候,顾南舒鞠了一捧水,擦了擦脸,一抬头就看见了镜子里那个狼狈的身影。

陆景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洗手间,他侧倚在磨砂玻璃门上,一头碎发凌乱,发丝上甚至还挂着水珠。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顾南舒心慌意乱,“你是不是要用洗手间。我……我现在就出去——”

她的眼神躲躲闪闪,迈步朝着楼道的方向而去,想着绕开陆景琛。

擦身而过的瞬间,她的手腕却被那人一把摁住,力道之大,即便她用尽了全力也无法挣脱。

陆景琛一个反手就摔上了洗手间的大门,然后翻身将她困于门口,怒目逼视着她:“顾南舒,你现在还不愿意跟我解释吗?!”

“解……解释什么……”

顾南舒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他的气息那么近,她心如擂鼓。

“解释你当初为什么离开我?!”陆景琛拔高了嗓音,握紧了她的双手,却又竭力地克制着自己,生怕再伤了她一丝一毫。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顾南舒的声音低得不能再低了。

“好!很好!”

陆景琛深吸了一口气,“那就不说一年前的事。说说你今天为什么吐个不停?!”

“我吃坏了东西。”顾南舒的眼神飘忽不定,她觉得此刻的陆景琛十分反常,好像……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

“是的。我吃坏了东西。”

她重复了一遍,试图让对方信服,“我刚刚吃了你给的胃药,已经好了很多。”

“胃药?呵……”

陆景琛嗤笑出声,眼底的痛苦有加剧了几分,“那些胃药,对你来说,真的有效吗?!”

顾南舒更慌了,还想说些什么。

粗糙的拇指突然就抚上了她的唇瓣,蛮横中带了几分温柔,替她擦掉唇边的水渍:“你这张嘴!对谁都可以掏心掏肺,为什么面对我的时候,每次都是谎话连篇呢?!”

他离她很近,她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眼底的血丝。

“我……”

顾南舒渐渐语无伦次起来。

陆景琛敛眸,眼底的怒意更甚,猛地一下又拉开了洗手间的大门,紧拽着顾南舒的手往外走。

“一个字都不要再说!”

“跟我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