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补天码农 > 历史军事 > 不负大明不负卿 > 第1359章 陛下终于答应出马

待得申时行一通怒火,消停了一会儿后,夫人才弱弱地道:

“要不,改天与王家提一提?就当试探一下,别说嘉儿提出来的就是嘛。”

申时行满脸的拒绝,重重地“哼”了一声:“要提你提去,这话要是说出来,我还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可为了儿子,有什么办法呢?”夫人以近乎央求的口吻说道。

“为了儿子为了儿子,可儿子何时为过我们着想?”申时行怒不可遏地道。

夫人辩白一句:“儿子不是也一而再再而三地作出退步了?慢慢开导嘛。”

这话一出,申时行更生气了:“他这哪是让步?咱将心比心想想好不好?假若有人以这种无理要求娶咱们女儿,你会同意会放心吗?不分尊卑自以为是目中无人的家伙。”

夫人沉默不语,单就这件事,她也确实觉得儿子过分。

申时行接着又怒气冲冲地道:“上次定什么两年之约,咱已经理亏在先,你觉得好意思吗?好像咱申家有多硬气似的,这次又提出三个条件,将王家与王姑娘当作什么人?”

“行了行了。”夫人眼泪又来了,“就当我没说,就当儿子没说,你这样责骂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夫人,不是我想发火,是儿子自视甚高太不尊重人家了。怎么说王家也是名门大户,眼下除了我官儿大一些,其他方面都比不上王家。”

“知道,知道了,可那不是我们亲生儿子吗?又不是隔壁老王生或是路边捡来的,有什么办法呢?儿子的事儿不得我们操心谁来操心?”

“怎么就生出这样一个怪胎来!”申时行内心还是不能平静,恨不得将儿子吊起来恨恨抽打一顿。

“要不你明天再去求求陛下?”沉默半晌后夫人又弱弱地道。

实在是没辙了。

申时行深深叹口气,没想到儿子都这么大了还让他操不完的心。

无奈,次日,申时行觐见,将他与夫人的想法掏心掏肺地说了。

朱翊镠又皱起眉头。

本心而论,这种事儿他真心不想掺和,可也能理解做父母的心。

申王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肯定都特别在乎自己的名声。

申家怕委屈了王家,本来两年之约就已经够委屈王家了。

如今王姽婳日渐消瘦,申家还是怕委屈王家,申用嘉却提出三个条件,申时行当然会愤怒不同意,这样做将王家与王姑娘当作什么了?

这小子是够自视甚高的。

“好吧,朕答应帮申先生劝劝。”朱翊镠这次终于点头答应了,“但能不能劝得动,朕可没有把握。”

“臣多谢陛下!”申时行大喜,激动地道,“陛下一句话胜过臣千言万语。只要陛下答应劝导,嘉儿一定会听。”

“申先生来就为了这件事?”

“是的,陛下日理万机,臣本不该为这种私事打扰陛下!”

“申先生不必多说,朕能理解为人父的心情。”朱翊镠一摆手。

申先生躬身而退。

……

傍晚时分,朱翊镠身穿微服,带着朱八戒去了嘉年华画居。

“陛下?”申用嘉一惊非小,但同时也隐隐感觉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你娘昨儿个来了,对吧?”朱翊镠开门见山地问道。

“是的。”申用嘉点头,果不其然。

“你爹今天来找过朕。”朱翊镠接着又慢悠悠地说道。

申用嘉更加确定陛下来的目的了。

朱翊镠忽然脸色一沉:“朕不骂你定什么两年之约,两人沟通交往多了解对方,这是好事儿,可你自从定下两年之约,找过王姑娘一次吗?”

“没有。”申用嘉弱弱地摇头。

“那你凭什么让人家等你两年?是天底下就你一个男人吗?”

“陛下,臣只想多将时间留给画……”

“别找借口。”朱翊镠直接打断,“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爱就将人家娶回家,别让她等你;不爱就说不爱,尽早放手,你还得寸进尺提出三个无理的条件,你觉得这样对人家公平吗?”

“……”申用嘉低头不敢吭声。

“感情的事儿,朕本不想管,事业上有追求,朕一直支持,但身为子女,你是不是也应该考虑父母的心情?当然还有王家以及王姑娘的感受?”

“在这件事上,臣承认的确自私,只顾着自己的事业与追求,却鲜有顾及他人的感受。”申用嘉坦诚地道。

“看来你脑子很明白,还知道自己很自私。”朱翊镠缓缓言道,“但这不是朕最在意的,因为只有像你这种人,才能取得最高的成就,一方面有收获,比如你的画作水平;另一方面必然有损失,比如你的亲情与爱情。”

“多谢陛下理解。”申用嘉由衷地道,还是感觉陛下的话合他心意,与父母交流从来没有这个感觉。

“但朕只想知道,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王姑娘?认真地回答朕。”

申用嘉沉吟少许后,如是般感慨地回道:“陛下,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臣心里还能、还可以没有王姑娘吗?”

朱翊镠点头,“你现在要说没有,的确让王家与王姑娘是下不来台,但朕觉得这与爱或不爱是两码事儿。”

“陛下,臣答应马上娶王姑娘。”申用嘉忽然决定道。

朱翊镠微微一滞,“你想清楚了?朕今天来可不是逼你。”

“臣知道,为了不让陛下操心,不让父母上火,不让王家为难委屈,臣已经想好了可以马上娶王姑娘。”

“婚姻可是大事儿,你别看朕来问你两句,你便头脑一热答应下来,将来的路还长着呢。”朱翊镠认真地提醒。

“陛下,臣已经想好了。”申用嘉再次确定地回道。

“不会后悔?”

“不后悔。男子汉大丈夫,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好,但朕认为这还不够,你能保证成亲后对王姑娘好吗?”

“陛下,臣可以保证,不过,臣陪伴妻子的时间或许不及其他丈夫多。”

“不再有其它非合理的要求?”

“照规矩来便是。”

“作为朋友,朕希望你们将来幸福美满,可万一将来……朕没有逼你非得与王姑娘成亲哈!”朱翊镠认真地道。

“知道,这是臣自己的决定。再说了陛下也是因为关心臣才会来这一趟,臣无论如何都得感谢陛下大恩大德。”

“那你想什么成亲?”

“申王两家都是大户,肯定得大操大办,待昌平州流感稳定下来,京城这边也放松不管制了,便立即成亲。”

“朕再问你一次,你可想好了?”

“臣已经想好了。”

“为什么忽然如此痛快答应?”

“因为陛下之前从不劝说,但今天既然来了,肯定认为臣哪儿做得不好,至少没有考虑别人的感受。臣不能再劳驾陛下操心了。”

“申用嘉。”朱翊镠大喝一声。

“陛,陛下……”申用嘉吓得一大跳。

“朕刚才一番话你没听明白吗?你不是为了朕为了任何一个人而成亲,你要为自己为了爱为了幸福而成亲。”

“请陛下宽恕,臣刚才说错了,臣不该说成亲是为了不让陛下操心。”申用嘉心领神会地道,“臣答应成亲是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为了追求爱与幸福。”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并且把你今天与朕说的话回家告诉你爹娘。”

“臣遵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