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补天码农 > 历史军事 > 五胡烽烟 > 0072 背叛

完成围剿后柴犇不满的道:“这些人太不经打了,我还没尽兴呢就结束了,亏我们还如临大敌。”

水柳白了他一眼,不理会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径,找到岳山几人:“你们没事儿吧。”

岳山道:“没事,都是你们来的及时,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水柳道:“薛先生说了,如果打赢这一仗我们损失不大就去支援小易哥。”

岳山根本就不用问她损失情况,一目了然的事情,当即就说道:“那还等什么,出发啊。”

于是他们赶紧重整军阵,顺着河道来到蓝溪上游见到了薛大元。

留下五百人给薛大元用来防守老家,柴犇、水柳两口子带着一千七百援军冒雨前往晋安县城。

还好他们事先准备的有蓑笠,不怕被雨淋。

而且为了防止宁槐杀个回马枪,他们也是一路追着他走的。

宁槐并不知道柴犇等人的目的,还以为是来追杀自己的,根本就不敢停留一路狂奔。

本来他还想着直接回老巢带着部下迁走,这会儿也不敢回去了,改为去晋安县城下和谈真汇合。

在他想来谈真那里有六千人,加上他的一千人就是七千。虽然有两千是拉来充数的老年人没有战斗力,但也足够应付敌人了。

可当他辛辛苦苦跑到晋安县城却发现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人呢?不是说好谈真带人佯攻县城的吗,怎么一个人都没见到。

难道他们也被敌人给消灭了?

想到这种可能他心中更加的恐惧,安静的晋安县城在他眼里已经成了噬人的猛兽。

正当他准备带着人离开的时候,从远处的树林里走出来一群人,定睛一看赫然是自家的一名属下忙牙。

他连忙跑过去,问道:“忙牙,你们怎么躲在这里……你们怎么就剩下这么点人了?”

忙牙痛恨的道:“刚来围城谈真就逼着我们攻城,害死了四百多兄弟,还有两百多受伤的,现在我们就剩下这三百多人了。”

宁槐又惊又怒,斥责道:“你怎么这么蠢,他让你攻城你就进攻啊?”

忙牙争辩道:“我也不想,可是他和石岩洞的朵思勾结在一起逼迫我们出兵,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宁槐道:“什么?朵思……”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反应过来,破口大骂道:“董荼那、谈真,你们敢算计我,老子和你们势不两立。”

骂完之后忽然又大笑起来:“哈哈……董荼那你自诩智慧过人,没想到自己会死的这么憋屈吧。哈哈……”

忙牙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惊讶的道:“渠帅,您说董荼那渠帅死了?”

宁槐畅快的道:“不光他死了,跟他一起的石岩洞主力也全都死了。”

“哈哈……走走走,趁这个这个消息还没有散开,咱们去吞并了石岩洞。”

哪知道忙牙却拦住他道:“您不用去了,石岩洞已经被人给打下来了。”

宁槐愣了一下道:“怎么可能,石岩洞可还剩下五六千人呢,地势易守难攻,有谁能打下他们?”

这时他又想起一个问题,连忙问道:“谈真去哪了?为什么没见到他?”

忙牙苦笑道:“根据逃出来的石岩洞残兵说,是一伙汉人突袭了他们。他们毫无防备就被打了下来,人几乎被杀光了。”

“打完石岩洞之后那些人又往谈真部去了,谈真听到这个消息就带着他的人回去支援了。”

“石岩洞的人也跟着一起去了,说是要复仇。我们不愿意去又不敢围城,就只能躲在这里。”

听完这个消息宁槐彻底傻眼了,又是一伙汉人?还打下了石岩洞。

这晋安县到底是怎么了,哪来那么多汉人军队?

晋安县城有两三千在守城,阆湖那边伏击他们的人估摸着也有一两千。

现在又冒出一支汉人大军,从他们能打下了石岩洞能看出少说也有两三千人,这加起来就有七八千大军。

难道是朝廷准备对晋安县的俚人动手了?越想他就越害怕,总觉得一个巨大的阴谋笼罩着他们。

忙牙催促道:“首领,我们该怎么办?您倒是拿个主意啊。”

宁槐追问道:“你确定袭击石岩洞的人去了谈真部?”

忙牙先点了点头,马上又摇了摇头道:“都是从石岩洞逃出来的残兵说的,我也不知道。但谈真确实带兵回去救援了。”

宁槐想了想说道:“我们回部落,带着所有人离开晋安县。”

忙牙惊讶的道:“离开晋安县,为什么?”

宁槐道:“石岩洞已经完了,谈真部我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不跑难道等死吗?”

忙牙表情有些怪异的道:“可我们能去哪?”

宁槐正惊魂未定,并未发现他的异常,随口道:“往哪去都比留在这里等死强……往南跑去广州吧,那里俚人多汉人不敢追过去。”

忙牙道:“好,我听您的。您先等一下,那边有伤员,我去把他们带上就过来。”

宁槐不耐烦的道:“快一点,后面有汉人追兵,被他们追上谁都跑不了。轻伤的可以带上,重伤的就别管了活命要紧。”

忙牙神色复杂,但很快就坚定起来,好似下了什么决心:“要不您和我一起去吧,这些人都是我的老部下,我实在不忍心抛下他们。”

宁槐骂道:“妇人之仁,走我去看看。”

说完抬腿就往树林里走去。

他的亲卫想跟过去,却被忙牙给拦住了:“里面地方小你们就别进去了,我们马上就出来。”

亲卫也没多想就停了下来。

进入树林宁槐,看清这里的情况,宁槐的一颗心瞬间变得冰凉。

这里除了伤兵,还有一伙留着短发身穿皮甲的汉人。

他知道掉进了陷阱,转身就想逃跑。

才刚抬起腿就被两个人摁倒在地上给捆了起来。

他一边挣扎一边喊道:“忙牙,你敢背叛我。”

忙牙冷笑道:“呵呵……背叛,十年前我们可不是你的手下,是你仗着势大强迫我们加入你们部落的。”

“我们本来就不是你们部落的人,谈何背叛?”

“这次因为你的无能害死了多少弟兄……现在又想抛弃受伤的人逃跑,我可不像你这么无情,可以抛弃自己的家人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