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补天码农 > 玄幻魔法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0912:汉国禅院,往事如烟!(为二十五度黑加更)

远远一看湖心中船上,便见得黑暗中人影绰绰。

江大力深吸一囗气,凝神专志,气聚丹田,四周的景象立时清晰起来,甚至是夜风拂过水面引起的气流变化,无一能瞒过他此时已倍数提升的感官。

他运集功力于双眼部位。

一股温热的真气便经由眼部的晴明、承泣、四白等三穴,注入双眼眼球当中,登时使得透过望远镜中聚焦的画面变得更为清晰,甚至仿佛拉近一般,呈现于眼前。

霎时,船上的景象迅速变得于眼前无比清晰,黑暗中两个身披袈裟的秃驴,以及另外三名慈航静斋女尼仿佛就立在江大力眼前一般清晰可见。

其中两名女尼以轻纱蒙面,仅有一名女尼并未蒙面,但那姣好面容江大力却是并不识得,不过其中一名蒙面者显露的明眸,江大力却是一眼就瞧出乃是师妃暄。

就在他观察船上这两僧三尼之时,心间不由也突然涌生起一种被一双无形的“眼睛”盯上的感觉。

几乎在这同时,一道苍老而慈悲的声音突然落入心灵之间,“”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江施主此时还是执迷不悟,不肯迷途知返吗?”

这声音似自遥不可及的九天之外传来,若不留心,则模糊不清,但若用神,则字字珠玑仿佛刻印在心盘,无有遗留,分明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劝人皈依佛门的奇功。

江大力的心灵间登时诞生出一个宝相庄严,佛光普照,容貌慈和,一副救苦救难大慈大悲模样的高僧形象,仿佛西天佛陀再生,突然出现在心间,佛光普照,震撼人心。

他蓦地冷哼一声,面部威严尊贵的龙气一闪而逝,登时驱散这种侵入心灵的佛性,目光锁定在了船上桌面上的一副画卷中。

只见那画卷内所画的和尚,赫然与心灵间出现的形象一模一样,正是天僧。

江大力淡淡一笑,收起望远镜,手捏出一个外狮子印,以龙吟虎啸的功力朗声道,“多谢天僧提点,不过本寨主由始至终都未曾迷途,又何来知返之理?

倒是你等一群和尚尼姑,乱世之时不见你等出世匡救百姓,如今国泰民安,倒是要来行刺我这个宋国功臣?岂非才是执迷不悟,罪大恶极!!!”

“嗡嗡嗡——”

在这朗声一喝之下,非但运集了他一身雄浑真气与音波功,更是融入了强横的阴阳二神之力,湖心波涛都于音波中汹涌翻滚,掀起波澜。

声音宛如晨钟暮鼓,发人深省,似乎要反向坏了天僧等人的佛心禅定。

船上诸如不嗔等人只觉自岸边传来的喝声宛若当头棒喝,除了师妃暄外,各个面露一丝迷茫与震惊之色。

“咄!”

一声禅音突然自船上桌面的画卷中以元神力量的波动传出,霎时如和气带春回般化解了江大力这一记当头棒喝。

不嗔等人霎时各个浑身一震清醒过来,纷纷合什低喧佛号。

那不嗔震惊道:“罪过罪过!妄动嗔念,必招恶果!这黑风寨主好深的精神修为。”

其他诸人也莫不是神色凝重震惊,其中师妃暄眼神中的惊异最甚,万没料到不过才隔了这么些许时日,黑风寨主这魔头的实力竟已精进至此地步,简直可怖可畏。

“阿弥陀佛!”

天僧苍老的声音此时也带着几许凝重,在众人心间回响,“无生恋、无死畏、无佛求、无魔怖,是谓自在,概可由自心求得。”

众人俱是如被注入了力量,心灵间的一丝忧疑惊惧齐齐随之消敛,充满无畏。

师妃暄有若天籁般的仙音在此时响起,道,“黑风寨主实力已精进至此,我等今日势必要引他入西湖一战,否则纵若天僧师祖您的佛器法身在此,也是难以降服此魔,诸位可有良策?”

此言一出,言语间已有些冒犯天僧之意,且言语作风竟已完全不太似师妃暄的语态。

然而此时众人也未曾多想,只道是此女身负血海深仇之下又在方才为黑风寨主趁隙而入,情难自控略有失态。

唯有天僧画像中的天僧元神略感不对,隐隐已从师妃暄身上察觉到一丝莫名熟悉的气机。

也在这同时,师妃暄明眸正好落在天僧的画像之上,那对像会说话的眼睛忽地射出一缕元神光芒,充满线条美的典雅脸庞泛起了动人心魄的奇异光辉,眼神中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与深意,恰似当年熟悉的一抹眼神,登时便令天僧元神剧烈波动了一下。

“地尼......”

恍惚之间,往日思绪宛若潮水般涌上心灵之间,在无人察觉的状态之下,师妃暄双眸中射出的一缕元神之光,与天僧画像中的天僧元神接触一起。

一副图画,开始于天僧元神中显现。

那是数百年前汉国禅院当中的生活。

当时正是晚膳时分,禅院内响起悠扬钟声,山下小镇家家炊烟起,宁和安逸,一道水清见底的溪流,由山上淌下,穿过了镇子中心,朝东流而去,一去不复还。

数百幢古朴民居,错落有致地广布于溪畔翠茂的绿林间,青山古寺,宁静小镇,悠扬钟声响起之时,有种世外桃源般的醉人感受。

那时她白衣麻布的僧袍于山峰当中飘扬,秀发轻拂,自由写意,可见一对玉蹆修长而健美,使得她立在山崖边比之苍松更显得挺拔,宛如鹤立鸡群,将禅院内诸多人悉数比了下去。

天僧当时还不叫天僧,他不过是个小和尚。

但在这被自己视作师妹的女尼面前,他不说拘谨,至少也是尊敬有加,总是在晚膳时间默契的静静立于其身后看着山下小镇,也时而看向其身影。

当时她宽敞的尼姑袍被风吹得紧贴身上,胸前现出丰满美好的线条,衬托得整个人宛若是一朵荷花亭亭玉立,教人魂为之夺。

而更令人为之晃神的是其俏秀无伦的面孔,在那年轻的岁月中,既显得娇柔美丽,又多几分恬静出尘,弱质纤纤中透出无比坚强的气质,不施粉黛的面上却隐隐透出几分健康的天然红晕,比任何浓妆艳抹都要显得清逸。

小和尚只觉天下间,只怕已很少再有比师妹更温柔,更好看的尼姑了。

这种赞赏发自内心的情感,但那种情感,也不能说是懵懂的爱情,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钦慕与欣赏尊敬。

画面到此之时,那画中女尼突然转首,突以不含一丝杂质的嗓音道,“这么多年了,禅院已是消亡于汉国的历史长河,江湖中只怕无人再记得,当真是物是人非了,师兄却还记忆如此清晰啊。”

小和尚浑身一震,旋即原本青涩的面容变作苍老如画卷中的老僧一般,合什低喧佛号,淡然道,“天地岁月更迭,非人力所能阻止,但只要人心未变,天地亦在心中不会改变。师妹,你的心可是变了?”

地尼转首望着远处炊烟袅袅的小镇景观,秀目射出沉醉的神色,但片晌后柔如花玉容恢复得丝毫不见波动,清澈的美目凝望天僧,漫不经意道,“数百年过去了,熟悉的人都过世了,熟悉的事物也都不在了,我们活在过去的记忆中,也不过是徒增苦恼的庸碌之人罢了,又有什么可留恋的?又有什么是不可释怀的?”

在其话音方落,周围宁静祥和的禅院风景,悉数如被风吹雨打岁月洗净般斑驳不堪,迅速化作风沙散去,眨眼成了一片黑暗空无。

天僧并未阻止,只是无声流泪。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胸中激荡的情绪,知悉地尼如今的状态只怕已是大限将至,灵智已为执念所夺,由佛入了魔,此时唯有低宣佛号,合什为礼道。

“师妹既肯在此时还与师兄见最后一面,执念所在,莫非便是那黑风寨主?”

“不。”

地尼轻摇螓首,眼中掠过一丝凄迷之色,檀口轻吐道,“师兄这么多年了,却还是不懂我的心意啊。我引师兄来此西湖,莫非师兄至此还以为,我是为了黑风寨主这个不过才有一面之缘的陌路人?我对他,哪有这般执念呐!”

天僧心底里陡然冒起寒意,突然明悟,地尼真正的目的,这一刻骇然之余心中更是莫名涌起怒意与浓浓的悲哀。

“你......”

轰!——!

连所有的黑暗都瞬间湮灭归于破碎无形,在天僧情绪激烈波动的那一刻,心灵上的破绽也便已无穷放大,于此时元神交流的心灵空间中,这已便是最为致命的弱点......

...

...

(求月票!昨天喝了不少酒,还熬夜写出来,自己都感动了,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