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补天码农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653章 张任死不死你们投票决定

袁绍采纳了辛毗包装转述的沮授“分进合击”包抄战略后,稍稍花了三五天时间调度部队,调整后勤准备。

从七月中旬开始,袁绍军逐步转入“河内、上党两路出兵,时机合适时太原军也趁机南下”的新进攻节奏中去。

事关近二十万人的调整,速度不可能很快,张辽和文丑七月初十才从野王的沁水、丹水交汇河口,沿着丹水往北转移到此战的水路出击阵地、随后转陆路前往空仓岭,七月十二经光狼城遗址成功抵达空仓岭。

说句题外话,四百多年前的长平之战时,廉颇的三道防线从西到东、从前线到后方,正是空仓岭防线、丹水防线和百里石防线。

光狼城就位于丹水防线和空仓岭防线之间,扼守了两地之间一条比较好走的行军山谷。当年最早是韩国上党太守冯亭筑造的纯军事要塞。为的就是帮韩国抗秦、确保太行山西南边缘防区的陆路粮道。

后来汉朝四百年,光狼城因为没有了军事价值,而且春军事要塞周围也没有百姓生活、位于太行山深谷之中旁边也没田可种,所以始终没有设县,城墙也渐渐废弃。不过现在袁绍要用到这条路进攻关羽,自然要重新在光狼城驻军屯粮、临时修整一下。

而当年秦国攻打空仓岭防线之前的出击根据地,就是如今张任防守的端氏县城。秦国攻破空仓岭防线、要攻第二道丹水防线时,才把出击阵地从端氏县前移到光狼城。

所以,这次张辽、文丑从丹水经光狼城西进空仓岭、再进攻端氏县,等于是把当年长平之战的路反着走一遍,从由秦攻赵变成了由赵攻秦。

当年秦将王龁的部队能走这条陆路确保补给,张辽文丑自然也能确保除非他翻过空仓岭之后,背后的光狼城被敌军穿越太行山其他险峻不可通过的地形地区夺取,那么张辽文丑的后路和粮道倒是有可能被断绝。

不过,沮授和袁绍得到的情报都是“王平和数万无当飞军在荆豫扬边界的大别山,距离司并雍边界的太行山相去千里,刘备军中不可能有部队能走光狼谷以外的附近其他路线翻越太行山”,所以这种可能性几乎不用担心。

诸葛亮和关羽的保密工作也一直做得很好,从六月二十二开战,到七月十二,整整二十天了,袁绍和许攸觉得关羽只有十万总兵力,没有十五万,关羽就真的只拿十万人完成防御。

王平和他的三万山地兵,此前无论其他战线防守战多紧张,都始终没有投入一兵一卒,连己方友军都以为王平真被调走了。

……

张辽和文丑抵达之后,先略作休整,盘点了一下目前的情况。

张辽观察到关羽的部队并没有沿着空仓岭山脊布防,最多只是每隔一段距离设置了一座烽火台,以为战时遇袭传讯。

这样的防御设施张辽这边其实也有的,毕竟两军已经相持八个月,该有的基础防御设施和通讯设施肯定早就造好了。

张辽的警戒线跟关羽的警戒线相隔了最多也就十几里地、某些位置甚至只相隔几里,基本上就是两条平行邻接的山头,这边望着那边那点距离。

如果关羽想翻越空仓岭袭击上党腹地,张辽一样会提前得到警报并且布防到位。

这天,张辽观察过敌情之后,就指着关羽军的烽火台,跟文丑商量:“文将军,关羽的警戒线虽然一贯如此,但眼下战事骤紧,关羽却没有加强防御,我总觉得还有一丝不安。

主公虽命令我们掐断端氏、蠖泽二县,断关羽沁水粮道。可我们自己的粮道也要小心,这一点出击之前,沮参军曾反复提醒过我。

不如我先带兵翻越空仓岭山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居高临下直扑端氏。如若关羽真的把那些登山越谷如履平地的‘无当飞军’全部调到淮南战场去了,这儿一点守隘精兵都没有,端氏县城也能顺利攻破,那你再带着后军一半人马追击过来,由你再攻击蠖泽。

到时候我们一南一北,一个负责堵住南面关羽的归路,一个负责堵住北面临汾那边吴懿徐晃等支援关羽的人马,逼得关羽饿死在太行山中。

但是,如果我们拿不下端氏,你也不可妄动,后军的一半兵力再分作两部,主力留在光狼城,确保光狼谷粮道,少部分兵力留在空仓岭光狼谷口,守住山脊隘口,可保万无一失。”

文丑出击之前,并没有被沮授警告提点,主要是沮授知道文丑是袁绍的绝对心腹,容易在主公面前告密。

沮授如果说太多,文丑全部如实汇报,袁绍就会怀疑“辛毗献的计策其实也不是出自辛毗,而是沮授的想法,沮授知道自己被猜忌了,才换个人出面献策”,说不定还会多生事端影响计策的执行。

相比之下,张辽是吕布系的降将,是并州本土将领,不是袁绍嫡系,不会多嘴搬弄是非。

不过张辽转述的沮授之言确实有道理,文丑虽是事到临头才听说,他也知道好孬,不会跟自己的安全稳妥过不去,就从善如流地答应了:

“既如此,我与文远分兵各司其职。端氏方面若有进展、形势明朗,我随时支援。”

双方一合计,张辽带前军三万、文丑留兵四万,各司其职。文丑的四万人,又分在光狼城暂驻三万、在光狼谷的空仓岭谷口临时扎营驻扎一万。

袁绍的三十万大军,之前经过连番血战,死了两万多,其他战损四万,那些不能打的伤兵也都运回后方了,不留在前线碍事儿,逃兵就只能自生自灭。

所以,实际能用的进攻士兵也就二十四万。河内目前留了十一万人,上党这边七万,加起来就是十八万。最后还有六万,是在太原的吕布那儿,要等南边两路有进展了、把关羽军调动起来了,吕布才好瞅准时机配合。

……

七月十四,张辽正式翻越空仓岭后两天,终于顺利抵达了端氏县,这个沁水河谷畔的山区要道县城。

半年多前的197年冬天,他其实就来过一次,但当时打了一些日子,没能攻破张任的防守,后来因为寒冬天气过于恶劣、光狼谷粮道即将被大雪封山掐断,张辽不得不在粮道断绝之前主动撤围走了。

因为关羽有留烽火警戒,空仓岭上也有小股巡哨部队,所以当然不可能等到张辽大军围城、端氏县城的守军才反应过来。

在张辽先锋刚翻过空仓岭山脊后不久,端氏县的张任就通过烽火得到了警告,同时飞马派出信使去石门陉报急,请关羽分兵回援。(相当于从今沁水县到济源县)

端氏到石门陉,直线距离一百五十里,考虑到要沿着沁水河谷蜿蜒曲折,实际上骑兵得跑近二百里才能把急报送到。

二百里对于大军调度来说,尤其是山区河谷地形,不带粮草辎重强行军也得走三天。但快马信使可以在大半天之内就赶到、中途关羽设置了好多临时哨所供信使换马接力。

十三日后半夜,石门关营寨内,关羽是在睡梦中被属下喊醒的,让他赶紧处理张任的求救。关羽看后,倒是没有太意外,让人把诸葛亮也喊醒,一起参详。

关羽审慎问道:“看来袁绍是明知十七八万人堆在河内、正面猛攻太行三陉太吃亏,部队展不开,搞河内上党分进合击、断我粮道了。

不过,张辽翻空仓岭而来,逆走王龁当年进军路线,他的粮道也未必绝对安全。张任来求救,如之奈何?”

诸葛亮摇着折扇,喝了一杯旁边侍从刚煮的热茶,让半夜忽然被喊醒的大脑预热了一下,缓缓分析道:

“这也不算出乎我们预料,他们敢来,说明王平这颗伏子至今埋伏得还非常隐秘,否则他们绝对没这个胆。

为今之计,关键是要给张辽他们看到机会、同时又要给他们紧迫感,让他们觉得‘已经尝到一点甜头了,但要克尽全功还得再稍稍加把劲’。这样才会利令智昏、重前轻后,彻底进入我们的埋伏。

他们从空仓岭而来,只要被王平找到机会绕后袭取光狼城粮道,到时候就成了‘驴肉火烧’之状,张辽貌似断了我们的粮道,王平和徐晃又断了他的粮道。

徐晃和袁绍在最外面,一个最北一个最南,是火烧的皮子,我们和张辽都是馅,都是堵在太行沁水河谷里,跟己方友军和供粮地隔开的。

到时候就看是我们和徐晃合力先围歼掉张辽,还是张辽和袁绍合力先围歼掉我们不过,太尉应该是很有信心的。

我们这些天,可是一直在以虞对不虞。把端氏、蠖泽的存粮大半前移到了石门寨,还让后方夹击多运了几船队的粮食过来,之前从沁水县撤退时,也把存粮都撤回来了(野王的余粮撤不回来,太远了,船也不够)。

我们在这儿,就算断了粮道,至少可以吃两个月。可张辽就算占了端氏,只要是一座无粮空城,后路又被断的话,他能撑多久?”

诸葛亮之所以拿驴肉火烧打比方,而不是肉夹馍,是因为肉夹馍才刚出现不久,名气不大。用酵母发面的活面馍饼还是李素入川后发明的,不发酵的死面倒是古已有之。

刘备和李素都起家于中山郡,那儿的驴肉死面饼这些年发扬光大,刘备阵营上层都吃。

眼下这局面,其实倒是有点像后世47年的孟良崮,敌中包围有我、我中包围有敌,就看谁先把对面那个诱敌的馅彻底吃掉、把自己被分割堵住的那一截馅救出来连成一片,谁就能获得整个战场的胜利。

而诸葛亮把局面引导到今天这个机会的出现,靠的就是李素帮他示弱的信息差敌人至今不知道王平和他的三万山地兵一直在待命,所以才有这个胆子。

关羽跟诸葛亮最后确认了一下之后,自己口述、让诸葛亮手书一封命令。

这封命令里,关羽至今还没有将其中真实理由彻底向下属和盘托出,他只是要求下属即使不理解为什么,也得执行。

下属不用知道为什么,做就行了,这样才最逼真。

“传令,告诉张任,石门陉被袁绍十万大军轮番猛攻,而且石门陉回端氏二百里河谷道路,仓促难援。让他在端氏县能守就守。

如果觉得没把握,就果断弃城突围、向南靠拢,与蠖泽守军会合。若蠖泽也不能守,就继续往南突围,到石门寨与我们会合。不过,无论是放弃端氏还是放弃蠖泽,在弃城时都必须把城中粮食烧光!”

两个山区小县,每个不过千余户百姓,而且百姓因为持续作战很多都被转移了,或者留下的也都征为民夫、官府发口粮服徭役运粮。

放弃这样两个小县,把徭役民夫都带走,以空城做诱饵,如果能全歼张辽文丑,就太划算了。

袁绍不是喜欢听许攸的、好大喜功,以光复土地为功、不在乎有生力量的损失么?

那就让给他好了,不用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之前为了拿回半个河内郡,就减损了六万战斗力。这次再让他“光复”太行山内这段沁水上游流域的几个县,让他彻底失血崩盘。

不过,关羽和诸葛亮这套“把诱敌进行到底”的方略,也不是完全没有风险。不过关羽眼下倒是没想到这一层

因为他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演技也非常到位,确保绝对骗过了敌人的同时,也是有代价的,就是己方的工具人也未必掌握全局信息。

张任如果机灵一点,果断觉得守不了放弃,让张辽尝到甜头、终于彻底掉坑把文丑也喊上来,那就最好。

张任如果不机灵,演技上自然会更逼真,但到时候张任的残部能不能突围出来就不知道了。

成大事不拘小节,为了诱敌成功,关羽也不可能再明示更多。

PS:四千字了,顺便问一句,下一章可不可以让张任死。

张任是要机灵一点,主动弃城突围。还是死守到最后被团团围困、弹尽援绝被张辽击毙。你们留言投票吧。(大鱼都被杀了,鱼饵都没被吃掉显得有点假)

我在晚上这一更里体现。我按赞多的一方写。(按晚上5点前哪一方赞多就按哪一方写,因为更新前也要有截止时间,不可能更新前一两个小时内还推倒修改)

因为本来就无伤大雅。就算张任不死,此战之后也没有他出场的戏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