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补天码农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654章 互相包饺子

七月十四,就在张辽的先锋已经抵达端氏城外不久后,张任总算是拿到了关羽派信使送回的军令。

当时,张辽已抵达的骑兵先头部队规模还不够大、不足以把城池四面团团围死。所以只是优先抢占南侧谷口、把端氏城南门外通往沁水下游的道路堵死。不让关羽那边派来的人跟城内联络,也不让张任继续主动向关羽求救。

至于东西两侧城门,都是面朝太行山的,暂时可以不围,等后军全部赶到人手足够多再说。

而北门是张辽最不想围的,他巴不得张任慌神之下去跟上游源头临汾一带的徐晃、吴懿等将领求救呢。那样要是他们真的关心则乱、因为担忧关羽被围杀而来救,才能给汾水上游源头一直待命的吕布机会嘛。

张辽也知道这么堵截未必有效果,他的部队在行军的这段时间里,该暴露行踪早就暴露了,但能封堵一天十一天。

好在,关羽的回信使者也不傻,老远发现有敌军封堵河谷。这信使本就是个巴西板楯蛮出身的基层军官,擅长爬山,离城二十多里路就弃马登山,从太行山陡坡上绕了三十多里路,在天色渐黑时绕到端氏县东城门。

确认那里没有张辽的士兵后,他瞅了个机会徒步冲到城下、表明身份想喊开城门,最后被城头守将抛下一个麻绳吊篮把人拉上城去

昏暗中看不清楚情况,守门官也要担心是不是张辽派人来诈门、一旦开门放人后立刻有大批骑兵蜂拥过来趁乱抢门,所以小心无大错,用吊篮至少绝对安全。

信使和信第一时间被送到了张任手里,张任看后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太尉说石门陉那边袁绍攻势正猛?仓促间抽调不了援军救援我们?而且石门到端氏二百里,他的兵马强行军都要至少三天,现在被袁绍拖住至少要五天?”

“虽然慢了点,但五天之后也不算大势已去。难道太尉对我们死守五天的信心都没有?怎么会在命令里说‘若不可守,可弃城突围向南转移到蠖泽、但如若突围则必须烧尽端氏余粮,以免资敌’?

还是觉得五天后其他地方情况会更加恶化,他即使回援也会遇到敌军的分兵阻击、回不到端氏?”

张任的第一反应,是“关羽简直看不起他”。

以他的守城本事,端氏虽然是个破旧的小县城,城墙是个不到两丈的夯土破墙,而且没有任何粘合剂,土就是靠简易夯砸压实的。

但即使原先防御设施基础条件如此之差,张任觉得自己守五天太轻松了张辽翻山沿光狼谷而来,投石车可能不可能以整车形式翻空仓岭拉过来,最多带点半成品零件。

张辽组装投石车和云梯都要两三天呢,守五天是绝对做得到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张任神色凝重地继续揣摩关羽的命令,最后把重点落在了关羽对他“撤退方式”的额外关照。

整封命令里,关羽没有解释理由,但对于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是非常清晰的。这里面措辞最严厉、优先级最高的死命令,就是“如果撤退,必须烧光余粮,以及一切可能资敌之物资”。

张任自然而然顺着这条往下联想,意识到了一种可能性:莫非太尉就是打算跟对方“互相包围,然后看谁撑得久”?

类似于下围棋的人,双方一团乱麻绞杀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需要打劫。但一方被围的那一片棋,里面的活眼气数远比对方的长,那就可以先一步把对方的眼破完吃死。

张任猜不出关羽要如何做到这一点,但张任至少已经看清,关羽在朝这个方向布局。

所以,他首先应该相信太尉,一切以服务于这个布局方向为重。

“死守端氏或许没问题,但张辽要是把我团团围住之后,再往南蚕食蠖泽县,并且夺取了那里的存粮,对太尉的大计或许就会造成灾难。我个人生死事小,失地之前不能彻底坚壁清野事大。”

想明白这一点,张任已经不敢轻言死守到底。

当天,他就招来自己部下的几个副将、军司马,吩咐守城作战要点,同时交代了一些情况:

“过几天,如果张辽攻势急迫,我们要做好分兵突围的心理准备。谁想留下,谁愿意突围的,都可以和我说,我尽量满足大家自己选的路。

跟我走的,我们要突围去蠖泽县,确保将来蠖泽也被张辽围攻时,可以再往南层层设寨、卡沁水河谷狭窄处设防迟滞,拖缓张辽袭击到太尉背后的步伐。

同时如果蠖泽县也要放弃,我们得负责火烧蠖泽、不留一粒粮食资敌。如今两县也没什么老弱百姓了,不肯走的也都散到深山里了,留下的都是民夫,所以放弃也好突围也好,都要带走。让他们能背多少口粮就背多少口粮,别饿死了,但城里绝对不许留存粮。

如果南门沁水河谷的大路被张辽堵了,我们就趁彻底合围严密之前,从东西两侧找相对薄弱之处,上太行陡坡绕路南撤。

至于选择留下的人,别的没有要求,也是如果城池不可守,必须放火烧光剩余的东西,然后,我允许你们投降保命,我相信太尉腾出手后可以把张辽忝灭,到时候你们还能恢复自由的。

太尉也保证不会因为这次的投降影响你们将来在军中的积功升迁,只要拖延死战抵抗了,哪怕投降了也是有功之士。”

话已经彻底摊开说到这个份上了,张任麾下的军官略一犹豫、商议,就纷纷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城内总共三四千正规军士兵,还有两千多运粮的船夫、纤夫。

城内剩余的粮食,计点了一下基本上也是相当于这五六千人口吃两个月的分量。考虑到守军还会吃几天,以及每个士兵至少可以背负半个月的口粮转移。

至于不用背武器的百姓,如果听说“走的时候开仓放粮只要求你们滚越远越好,能拿多少拿多少,拎得动的都归你”,那些穷苦之人怕是每人背两百汉斤走都轻轻松松。所以这样算下来,烧掉一小半粮食也就够坚壁清野了。

一番甄别后,愿意一直留守端氏和想野战突围的,基本上数量差不多相等,张任各从其选。

……

当天傍晚,张辽的先头部队虽然没有立刻发起攻城,但也已经紧锣密鼓地开始安排打造攻城器械、随后凡是投石车零件运到前沿阵地就立刻组装。

第二天一早,城外的张辽部队集结规模已经超过一万七八千,估计再有一天就全军到位了。张辽也立刻发起了对端氏县的猛烈攻击。

士卒架着飞梯往上猛冲,建议的撞城锤由数十名士兵扛着上前撞门,端氏的城墙和城门看起来都不坚固,这样的消耗也能让城防逐渐残破、守军疲惫,逐步消耗。

不过,张任还是拿出了他惯用的诸葛连弩,在几处城楼上重点架设形成交叉火力。仅有的两三百张神臂弩,也是重点使用、精密统筹调度,哪儿最危险就到哪边的防线救火,还会组织狙杀张辽一方的督战攻城军官,让张辽一方的攻城节奏很是难受。

如此一来,哪怕张辽目前投入的兵力已经是他的五六倍、未来全军抵达可能会接近他的十倍。但眼下来看,张任人数不足的硬伤,丝毫没有转化为“火力输出不足”。

三四千人就打得有声有色,像是别人至少七八千部队才有的远程火力密度,城头时时矢石如雨。

如此勉力守了一天多之后,拖到七月十六,张辽进行了更猛烈的攻击。新的一天里,张辽军已经紧急集中力量、组装好了最初两台只能投掷七十汉斤石弹的中型杠杆投石机。

虽然投石机数量不多,但对于端氏这种城池,威胁已经很明显了,厮杀到当天下午,已经有些墙段出现了险情,张任得亲自带着敢死队堵口。

他这才意识到敌军也全面普及重型投石机之后,他如果不占据山险要隘的自然地形,只指望小城的城墙城楼防守,实在是太难了。

时代变了呀,李司空发明出来的这种攻城武器,已经问世八年,天下诸侯都会用了。

考虑到张辽在城外已经聚集到两万多人,突围难度只会越来越大,张任在打了两天硬碰硬的守城战后,就果断选择了突围。

他知道自己再死守,多撑几天还是可以做到的,但太尉交代的任务更重要。

他还临时改了主意,吩咐留下的军官:

“我突围之后,明天天亮前你就可以放火了,然后你们背点粮食能跑也尽量跑吧,总比再多守一天当俘虏好一点。张辽这进攻决心,这不畏伤亡,只要我离开了,你们最多再守一天,没意义的。”

决定突围的部队人数,也因此比一开始的计划临时调整、又变多了些。

当夜二更天,张任亲自带着最嫡系的几百亲兵,都是擅长爬山而且完全不惧走夜路的,反其道而行之,从城东墙外用绳索坠城而出。这些士兵待遇好,平时有吃动物内脏,夜盲问题比较轻微。

张任知道,虽然东西两门都因为朝着太行山而防守不严、包围不如南门密集,但相比之下,东门肯定比西门的敌人更松懈。

原因无他:西面毕竟是刘备疆域的方向,只要能翻山,至少是回到刘备统治区腹地的。而东面是张辽来的方向。

谁会想到张任在刚出城的最初十几里路选择上,会虚晃一枪故意选择往光狼谷突围呢?那不是反而会撞上源源不绝赶赴前线的张辽后军么?

正因为张任的嫡系卫队是第一批突围的,更要选敌人想不到的方向。与此同时,等他们走出半个一个更次之后,只要通过了光狼谷这段路,就可以故意泄露一点行踪。

比如在山上暴露一些火把随后灭掉,让张辽军在那个方向上的瞭望手发现破绽、逐级上报,扰乱张辽的注意力和围堵。

然后,三更天乃至四更天,其他想突围的部队,就可以选择趁着“敌军围堵部队往东侧机动搜索”的契机,开西门走相对安全好走一点的山路突围。

后续的突围士兵精锐程度递减,夜盲疾病问题倒是递增,让他们二更天就夜路爬山,连续爬三个更次天才亮的话,怕是很多人都会摔死在太行山上。

所以让他们晚一点,让前军引开注意力,这样在山里走夜路的时间也好缩短。只要第二天天亮前,深入山里十几里路,张辽就已经找不到了。

张任这一波是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式的摸黑突围。除了他自己有明确的目的地,其他都是漫无目标、哪怕到深山里只要啃干粮喝山水能活半个月一个月再归队都成。

而正是这些漫无目标的乱窜,掩护了身负使命将领的真实动向,一滴水汇入大海,就再也挑不出来了。

……

张任的突围,果然没能持久保密。他们甚至都轮不到“通过光狼谷后再主动暴露行踪虚虚实实诱敌”。

因为就在张任的部队刚由北至南穿越光狼谷时,就见识到了张辽治军之严谨,深更半夜的,居然还有骑兵部队在光狼谷上打着火把逡巡戒备,着实让张任有点失算。

张任已经尽量利用敌方巡逻的间隙,躲过巡逻队,简直就跟玩盟军敢死队似的。

无奈翻越光狼谷南侧的陡坡时,部队行进太慢,人数又有好几百,还是在末尾段被张辽折返回来的骑兵巡逻队撞上了。

双方爆发了一场激烈的厮杀,张任还想组织断后,结果自己也中了一箭,幸好他穿了鳄皮甲,倒也不算伤势沉重。

最后堵在光狼谷队尾的百余名士兵都在厮杀中战死,对面的张辽骑兵巡逻队也死了几十个,小规模的战斗伤亡总数虽不大,却异常惨烈。

张任中箭后果断放弃了这些士兵,利用他们争取到的时间带着前军疯狂往太行山深处钻。

三更过半,张辽睡梦中被人吵醒汇报,立刻组织骑兵搜杀、大军堵截。结果城西又有相当一部分士兵借机突围。

等天色再次即将放量的时候,张辽正要重新组织攻城,城内的钱粮府库等建筑已经主动燃起了熊熊大火,张辽心中一惊,意识到是守军知道守不住,在搞焦土防守了。

张辽新的一天刚组装好的十几台投石机都没发威呢,敌人居然倒下了。他气急败坏立刻强攻,这次倒是一刻钟就拿下来了。

不过城内只剩一些行动不便的伤兵,以及少数执行焦土命令的军官,还有就是部分本地故土难离的士兵和民夫,俘虏了也胜之不武。

“张任所谓的擅长防守,在见到我军也规模装备杠杆式投石机之后,果然是不堪一击。没有王平帮他守空仓岭山势险峻诸隘,他就指望靠这么一堵土城墙就想挡住我军,简直太自大了。”不管怎么说,拿下了城池还是让张辽有些欣慰的。

他灭了城里的火,看着没有粮食剩下,很是生气,就拷打搜刮那部分不肯走的百姓,试图榨出一点口粮来,同时让文丑赶紧把光狼城的粮草多转运移屯到端氏县来,这样才能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在堵关羽粮道归路的时候有更大的底气。

文丑运粮的同时,张辽继续沿着沁水河谷往南扩大自己的占领区,并且让文丑也带着后军逐步填充过来,以应对关羽的反扑。同时,也指望文丑帮他暂时挡住后面临汾徐晃对关羽的救援。

在文丑的主力动起来之后,本不该存在的王平部,也终于恰到好处地从临汾出发,没有走水路,而是绕沁水以北的山区,运动迂回赶来。